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www.cabet555.com > ca88亚洲城手机版登录库 > 京剧剧本

《鸳鸯冢 》【第十二场】

时间:2008-03-06 10:11:04 来源: 编辑:

(谢大姐、秋桂、谢安人同上。)
谢安人 (念) 姣儿懒去攻书卷,好叫老身挂在心。
(白) 自从那日我儿招郎从东村回来之后,每日愁眉不展,懒读诗书,不知是何缘故?不免将他唤了出来,问个明白。
秋桂。
秋桂 (白) 有。
谢安人 (白) 去请你大相公来。
秋桂 (白) 我不去!
谢安人 (白) 因何不去?
秋桂 您还提哪!昨天我给他送茶去,听他自言自语的,叫什么“大姐”、“大姐”的,八成他是有什么病吧?
谢安人 (白) 哪有此事,快去。
秋桂 (白) 大相公,老安人唤你哪!
(谢招郎上。)
谢招郎 (念) 闻听母亲唤,不知为何情。
(白) 母亲,儿拜揖。
谢安人 (白) 坐下。我看你两月有余,总是愁眉不展,却是为了何事?
谢招郎 (白) 孩儿专心攻书,并无别事。
谢安人 (白) 你说专心攻书,为何终日愁闷?
谢招郎 (白) 这个……连孩儿也不知道!
秋桂 (白) 我秋桂倒知道了。
谢安人 (白) 你知道什么?
秋桂 (白) 昨天晚上,大相公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直叫“大姐”“大姐”的,我问他叫谁哪!他不告诉我。安人您想,半夜三更的,叫大姐干什么?
(谢安人怒。)
谢安人 (白) 小奴才还不与我实说。
谢招郎 (白) 母亲不要听这蠢丫头胡言乱道,孩儿没叫什么!
谢安人 (白) 你这奴才不长进得很呀!
(张道士上。)
张道士 (念) 来到西村上,权作寄书人。
(白) 门上有人么?
秋桂 (白) 是哪个?
张道士 (白) 这里有个谢招郎吗?
秋桂 (白) 有的。问他做什么?
张道士 (白) 有东村给他带来的书信,交他本人。
(秋桂接信。张道士下。)
秋桂 (白) 有一件好东西,你看看。
谢招郎 (白) 是什么?
秋桂 (白) 是一封书信。
谢招郎 (白) 拿来我看。
(念) “西村谢招郎开拆、东村南楼上人封寄”。
(谢招郎急藏信。)
谢安人 (白) 是何人的书信?
谢招郎 (白) 是一个学里的朋友,约会做文章的。
谢安人 (白) 你还有什么做文章的朋友!拿来我看。
(谢招郎着急。)
谢安人 (白) 快拿上来!
(谢招郎无奈,呈信。)
谢安人 (念) “东村南楼上人封寄”!
(白) 这是何人?
(谢安人拆信看。)
谢安人 (白) 这是一封情书呀!啊哈!
(谢安人掷信。)
谢安人 (白) 你这畜生,小小年纪,就作出这不法之事,还不与我跪下!畜生呀畜生,想不到你一十七岁的孩童就如此大胆,在外面做此丑事!老身这下半世,是无有指望的了!
(谢安人哭。)
谢招郎 (白) 母亲息怒,孩儿罪该万死。
谢安人 (白) 畜生呀!
(二簧散板) 你爹尊遭不幸中年命丧,
留下你年幼儿要继书香。
想不到不孝儿轻狂浮荡,
(谢安人打。)
谢安人 (二簧散板) 好叫我年迈人心内悲伤。
(白) 畜生!我养了你这不孝之子,有何面目去见你那亡故的父亲于地下,不如活活的把你打死,也省得败坏了谢家的门风呀!
(二簧散板) 小畜生学下流已成绝望,
打死了倒干净免累为娘。
(谢安人打。谢大姐急上,劝阻。)
谢大姐 (白) 母亲息怒,请到后面歇息,待女儿慢慢的开导于他就是了。
谢安人 (白) 还有什么开导的!秋桂将他送到楼上,把门锁紧,永不放他出来。
秋桂 (白) 交给我啦!
谢安人 (白) 气死我也。
(谢安人下。)
谢大姐 (白) 兄弟你且起来!
(谢招郎拾信起立。)
谢大姐 (白) 我说兄弟,你怎这么沉不住气呀!母亲脾气你是知道的,我还没机会替你说哪!你怎么就私自通起信来了!这么一闹,事就不好办啦!我劝你呀!快把这个念头打销吧。
谢招郎 (白) 姐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既答应代我说明,如今怎又这样说法?我与那人盟山誓海,断难中变,若是要我与她断绝,却也不难。
谢大姐 (白) 怎么样?
谢招郎 (白) 除非一死!这不孝无后之罪,我也顾不得了!
谢大姐 (白) 这是哪里说起。
(谢大姐下。)
秋桂 (白) 您跟我来吧!您要早跟我说明,那封信我怎么也不能当着老太太交给您哪!唉,等老太太消消气我也好给你说几句好话呀。
(谢招郎上楼。)
谢安人 (内白) 秋桂拿钥匙来!
秋桂 (白) 来了,来了。
(秋桂下。)
谢招郎 (白) 我好焦虑也!
(二簧散板) 都只为老娘亲家法严正,
逼得我变做了负心之人!
害得她美娇娘嗟怨薄命,
难道是任凭他送了残生。
(秋桂提灯上,上楼送饭。)
秋桂 (白) 相公,相公。
谢招郎 (白) 为何大呼小叫?
秋桂 (白) 饭来了,吃饭吧!
谢招郎 (白) 不饿。
秋桂 (白) 不饿呀,灯哪!
谢招郎 (白) 从窗口递进来。
(秋桂递灯,谢招郎接。)
秋桂 (白) 咳!这是怎么说的!
(秋桂下。)
谢招郎 (白) 小楼深囚,好不闷煞人也!
(谢招郎看信。)
谢招郎 (白) 哎呀且住,那王五姐病在垂危,等我一见,我如今关锁在此,如何能够出去?这便怎么处?啊有了,前面窗户,便是前街,我不免将带子接续起来,吊了下去,连夜去往东村,去见王五姐一面,就是将来母亲知道,打个半死,也是甘心愿意。待我下去,我就是这个主意啊!
(谢招郎取带接续,绑窗栏,吹灯,坠下楼。起二更鼓。)
谢招郎 (白) 天色已交二更,我不免赶到东村便了。
(二簧散板) 急忙忙望东村举足不定,
等见了王五姐细说衷情。
(谢招郎走圆场,吊毛,下。)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www.cabet555.com
返回www.cabet555.com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www.cabet555.com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剧艺术培训,资讯发布,唱段发布,找唱段等请发邮件联系jingjuok@vip.qq.com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