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源流声腔音乐京剧剧本行当化妆行头基本功和表演式京剧图书脸谱

热点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www.cabet555.com > ca88亚洲城手机版登录库 > 京剧剧本

《状元媒》王蓉蓉主演

时间:2007-05-27 16:14:10 来源: 编辑:佚名

巴若里????????????蔡小龙
柴郡主????????????王蓉蓉
柴郡主????????????张  萍
傅丁奎????????????韩巨明
傅  龙????????????陈俊杰
呼延赞????????????康二明
吕蒙正????????????朱  强
杨延昭????????????韩增祥
赵德芳????????????李宏图
赵光义????????????谭孝曾

巴若里(蔡小龙):〖探子报得紧,宋王到来临。某,巴若里。今有宋王带领郡主行围射猎,某不免趁此机会,将他国郡主掳抢过来,献与韩驸马,岂不是大功一件?这儿郎的!〗
众番兵:〖啊!〗
巴若里(蔡小龙):〖听某令下!〗
众番兵:〖啊!〗
傅丁奎(韩巨明):〖马来!〗长江后浪催前浪,英雄出于少年郎。〖俺,傅丁奎。爹爹傅龙,官居定山王。是我正在校场跑马射箭,家人报道:今有万岁带领郡主,去往潼台行围射猎。闻听人言,那柴郡主生得十分美貌,可称天姿国色、绝代佳人!为此赶赴潼台,偷看一番。就此马上加鞭。〗我父官居定山王,一人有福满门光。催马加鞭某就朝前闯,偷看皇家女红妆。
赵光义(谭孝曾):蛟龙得意上九天,
柴郡主(张萍):〖侍儿们!撒下围场!〗
昭光义(谭孝曾):凤凰展翅奔山川。
柴郡主(王蓉蓉):长年安享皇宫院,今日里驰骋到边关。只见那??
赵光义(谭孝曾):獐狍鹿兔遍山野,
柴郡主(王蓉蓉):空中宾鸿列成班。
赵光义(谭孝曾):撒下围场休怠慢,何处人马闹喧天?
杨延昭(韩增祥):〖马来呀!〗父子威震瓦桥关,杨家将士美名传。天波府内把娘探。
傅丁奎(韩巨明):〖万岁!哟!万岁受惊了!〗
赵光义(谭孝曾):〖哎呀呀!这一小将,你是何臣之子?哪家之后?〗
傅丁奎(韩巨明):〖我爹爹定山王傅龙,小将傅丁奎。〗
赵光义(谭孝曾):〖小爱卿疆场救驾,真乃大功一件!〗
宋兵(----):〖报!郡主被擒!〗
赵光义(谭孝曾):〖再探!哎呀!小爱卿哪!你既然救了孤王,只是郡主被那番贼擒去,只恐凶多吉少!〗
傅丁奎(韩巨明):〖万岁但放宽心,待臣单锤匹马,搭救郡主还朝。〗
赵光义(谭孝曾):〖好!你若救回郡主,孤王亲口许婚,赐你回朝招亲。〗
傅丁奎(韩巨明):〖谢万岁!〗
赵光义(谭孝曾):〖快去!快去!〗
赵光义(谭孝曾):〖来!〗
众宋兵:〖有!〗
赵光义(谭孝曾):〖撤了围场,〗
众宋兵:〖啊!〗
杨延昭(韩增祥):冲锋对垒战场到,来了老爷杨延昭。侵犯了我郡主其罪非小,快通名爷饶尔性命一条。
巴若里(蔡小龙):〖住了!〗你老爷巴若里大兵来到,小孺子你竟敢来把战交。你国的柴郡主被某擒了,
杨延昭(韩增祥):〖尔大胆!〗顷刻间管叫尔??
巴若里(蔡小龙):〖看刀!〗
杨延昭(韩增祥):血染荒郊。
柴郡主(王蓉蓉):今日做了笼中鸟,闪出年少一英豪。
杨延昭(韩增祥):郡主休慌俺来到,
柴郡主(王蓉蓉):孤掌难鸣怎把兵交?
杨延昭(韩增祥):〖番兵已退,请郡主下车。〗
柴郡主(张萍):〖贼兵虽退,这刑具怎开?〗
杨延昭(韩增祥):〖郡主莫急,待小将扭断这枷,啊!这!哎呀!〗她本是金枝体玉叶娇养,行鲁莽又恐怕事必有伤。施一个君臣礼郡主请上,扭枷锁恐仰面欺了君王。
柴郡主(王蓉蓉):〖哎!〗乱军中为救我岂把罪降?我问你名和姓家住哪厢?
杨延昭(韩增祥):〖郡主容禀:〗我的父老令公兵权执掌,臣本是天波府延昭六郎。
柴郡主(王蓉蓉):天波府忠良将宫中久仰,闻是虚见是实名不虚扬。怪不得使花枪蛟龙一样,喜爱他重礼节并不轻狂。将门子无弱兵古语常讲,细看他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我终身应托在他、他的身上,男和女怎交言令人彷徨。六将军??
杨延昭(韩增祥):〖臣!〗
柴郡主(张萍):你与我山下了望,珍珠衫赐将军好好收藏。到龙棚凭此物请功受赏,若要功成名就你要去求那八主贤王。〖我有一言,你要听了:〗
杨延昭(韩增祥):〖哦!是是是!〗
柴郡主(张萍):〖老王言在先,贤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须得一状元。〗
杨延昭(韩增祥):〖噢!须得一状元!噢噢噢!多谢郡主!〗接过了珍珠衫心花怒放,回京去南清宫再请教贤王。〖郡主!看贼兵又反扑而来,郡主在此稍等一时,容为臣杀退贼兵!〗
柴郡主(张萍):〖好!你要小心了!〗
杨延昭(韩增祥):〖遵命!〗
傅丁奎(韩巨明):〖郡主受惊了!〗
柴郡主(张萍):〖你是哪个?〗
傅丁奎(韩巨明):〖小将傅丁奎。奉了万岁旨意,搭救郡主还朝。〗
柴郡主(张萍):〖这个!〗
傅丁奎(韩巨明):〖臣这里现有战马,请郡主乘骑。
柴郡主(张萍):〖好!带马!〗
傅丁奎(韩巨明):〖遵命!〗
傅丁奎(韩巨明):〖嘿嘿!我来着喽!〗
赵德芳(李宏图):海晏河清干戈靖,君臣同享太平春。万岁行围去射猎,定打得珍禽转回京。
呼延赞(康二明):心急似箭南清宫进,把本奏与贤爷听。〖哎呀!千岁呀!只因万岁潼台射猎,郡主保驾前往。不料北国胡儿兴兵犯我边界,万岁被困,郡主被擒。还望千岁速速救驾才是!〗
赵德芳(李宏图):〖哎呀!老爱卿哪!命你速到天波府,调那杨家将去往潼台救驾,不得有误!快去!快去!〗
呼延赞(康二明):〖领旨!〗
呼延赞(康二明):〖你是?〗
杨延昭(韩增祥):〖我是杨延昭啊!〗
呼延赞(康二明):〖噢!你来得好!臣未到天波府,就搬来杨六郎。〗
杨延昭(韩增祥):〖贤爷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哎呀!六将军哪!命你速回天波府,点齐杨家将,去往潼台救驾,不得有误!〗
杨延昭(韩增祥):〖哎呀呀……我道为了何事?原来是叫为臣去往潼台救驾。〗
赵德芳(李宏图):〖正是!〗
杨延昭(韩增祥):〖哈哈……〗
赵德芳(李宏图):〖啊!如今老王被困,郡主被擒,你还笑什么哇?〗
杨延昭(韩增祥):〖贤爷请坐,容为臣慢慢讲来。〗
赵德芳(李宏图):〖快些讲来!〗
杨延昭(韩增祥):〖是!为臣奉了父命,去往天波父与母问安。行至潼台,正遇胡儿巴若里与我兵交战。那时为臣奋不顾身,匹马单枪杀退胡儿,救了圣驾,又劫夺囚车。如今万岁同郡主已安然回朝了。〗
赵德芳(李宏图):〖噢!安然回朝了?〗
杨延昭(韩增祥):〖正是!〗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哎呀呀!六将军建此奇功,等万岁还朝,定当请功受赏。〗
杨延昭(韩增祥):〖为臣非为受赏而来。〗
赵德芳(李宏图):〖为着何来?〗
杨延昭(韩增祥):〖郡主在两军阵前,说了几句言语。为臣不解,要在千岁台前请教。〗
赵德芳(李宏图):〖郡主她讲说什么哇?〗
杨延昭(韩增祥):〖郡主说道:“老王言在先,贤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须得一状元。”〗
赵德芳(李宏图):〖哦!一状元?〗
杨延昭(韩增祥):〖正是!〗
赵德芳(李宏图):〖内侍!〗
太监(----):〖有!〗
赵德芳(李宏图):〖选新科状元速到南清宫!〗
太监(----):〖遵旨!〗
赵德芳(李宏图):〖老爱卿!〗
呼延赞(康二明):〖有!〗
赵德芳(李宏图):〖晓谕文武百官,前去接驾,本御随后就到。〗
呼延赞(康二明):〖臣遵旨!〗
太监(----):〖状元公随咱家来呀!〗
吕蒙正(朱强):当年寒儒谁问姓,今朝显贵便知名。有劳公公把路引,叩见贤爷问安宁。〖臣,吕蒙正见驾,贤爷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新贵人平身!〗
吕蒙正(朱强):〖千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六将军,见过新科状元!〗
杨延昭(韩增祥):〖啊!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杨六将军!〗
赵德芳(李宏图):〖二卿坐下,〗
吕蒙正(朱强)、杨延昭(韩增祥):〖谢座!〗
吕蒙正(朱强):〖宣臣进宫,有何训谕?〗
赵德芳(李宏图):〖只因六将军潼台救驾,郡主在两军阵前说了几句言语,〗
吕蒙正(朱强):〖哦!〗
赵德芳(李宏图):〖其中有你状元公在内。故而将你宣进宫来,共同细解。〗
吕蒙正(朱强):〖为臣领教!〗
赵德芳(李宏图):〖郡主言道:“老王言在先,贤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须得一状元。”卿家!老王在世之时,可曾讲说什么哇?〗
吕蒙正(朱强):〖哎呀呀!为臣乃是新科状元,未曾见过老王,怎知老王说些什么哇?〗
赵德芳(李宏图):〖哎!是啊!这“贤王做周全”,哎!叫本御我周全什么哇?〗
吕蒙正(朱强):〖哎!哦!只要千岁知道的事情,就可以做周全哪!〗
赵德芳(李宏图):〖“若要事成就,须得一状元。”〗
吕蒙正(朱强):〖哦!一状元!〗
赵德芳(李宏图):〖有你在内呀!〗
吕蒙正(朱强):〖请问千岁,郡主可曾招赘否?〗
赵德芳(李宏图):〖并不曾招赘呀!〗
吕蒙正(朱强):〖既不曾招赘,想必是,〗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哎呀呀!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哎!〗
赵德芳(李宏图):〖我这一笑,你就明白了!〗
吕蒙正(朱强):〖哎呀呀!我倒糊涂了!〗
赵德芳(李宏图):〖状元公有所不知,只因老王在世之时,为御妹终身曾留诗一首。〗
吕蒙正(朱强):〖千岁请讲!〗
赵德芳(李宏图):〖“掌上明珠做衣衫,终身莫当等闲观。状元为媒君做主,雀屏慎选如意男。”〗
吕蒙正(朱强):〖可有细解?〗
赵德芳(李宏图):〖怎的无有?天子做主,状元为媒,宝衫为聘,凤凰于飞。〗
吕蒙正(朱强):〖哦!状元为媒!〗
赵德芳(李宏图):〖是啊!这个现成的媒人,哎!就是你的了!〗
吕蒙正(朱强):〖哎呀呀!此事重大,若无万岁的旨意,蒙正是焉敢为媒呀?〗
赵德芳(李宏图):〖怎么着?本御说话就不算数了吗?〗
吕蒙正(朱强):〖不是啊!想柴郡主乃是先帝柴王之女,万岁爱如掌上明珠。他的婚姻大事,若无万岁的旨意,蒙正是焉敢为媒呀?〗
赵德芳(李宏图):〖状元公!你的胆量,〗
吕蒙正(朱强):〖怎样?〗
赵德芳(李宏图):〖忒小了!〗
吕蒙正(朱强):〖哎呀!不得不小心哪!〗
赵德芳(李宏图):状元公说此话本御笑坏,用不着你装小心假做痴呆。纵有那塌天祸本御担待,你只管学姜尚稳坐在钓鱼台。延昭回府且等待,奏万岁自有那圣旨前来。
杨延昭(韩增祥):〖谢千岁!〗杨延昭施大礼躬身下拜,再谢过月老仙大力安排。
赵德芳(李宏图):〖出宫去吧!〗
杨延昭(韩增祥):这桩婚事真爽快,
吕蒙正(朱强):〖嘿嘿!〗我这个媒人是挂招牌。
赵光义(谭孝曾):孤王我在宫院暗自思想,为射猎险些儿命丧异乡。多亏了傅丁奎英勇小将,逞雄威退贼兵救了孤王。将门子忠良后英雄志量,与郡主成婚配女貌才郎。巧姻缘可算得从天而降,这桩事与德芳儿细说分明。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终身得配良将,德芳进宫拜叔王。儿臣见驾叔王万岁!〗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平身!赐座!〗
赵德芳(李宏图):〖万万岁!啊!叔王!此番潼台受惊了!〗
赵光义(谭孝曾):〖此番潼台,叫皇儿与满朝文武悬念了!〗
赵德芳(李宏图):〖儿臣罪该万死!〗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何罪之有?此番潼台改祸成祥,满朝文武还要加官进爵。〗
赵德芳(李宏图):〖儿臣敢问叔王,此番潼台救驾,何人之功?〗
赵光义(谭孝曾):〖乃是一员英雄小将!〗
赵德芳(李宏图):〖乃是一员英雄小将,救御妹的又是何人?〗
赵光义(谭孝曾):〖也是这员英雄小将啊!〗
赵德芳(李宏图):〖也是这员英雄小将。叔王!你可记得状元媒之事?〗
赵光义(谭孝曾):〖老王遗命,焉能忘怀?待孤明日早朝,传下口谕,就命新科状元吕蒙正,状元为媒,将你御妹的终身许配那救驾小将。不知皇儿意下如何?〗
赵德芳(李宏图):〖儿臣启奏叔王:状元现在宫外,何不宣他进宫,共同商议御妹终身大事?〗
赵光义(谭孝曾):〖宣他进宫!〗
赵德芳(李宏图):〖领旨!万岁有旨,状元进宫!〗
吕蒙正(朱强):〖领旨!郡主婚姻老王命,蒙正今日做媒人。臣,吕蒙正见驾吾皇万岁!〗
赵光义(谭孝曾):〖卿家平身!赐座!〗
吕蒙正(朱强):〖谢座!贤爷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坐下!坐下!〗
赵光义(谭孝曾):〖吕蒙正!〗
吕蒙正(朱强):〖臣!〗
赵光义(谭孝曾):〖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哎!不敢!不敢!折煞为臣了!〗
赵光义(谭孝曾):〖哈哈!坐下!坐下!卿家有所不知,只因老王托孤之时,说道柴郡主的婚姻,须天子做主、状元为媒。我想这桩喜事,少不得卿家你为媒呀!哈哈……〗
吕蒙正(朱强):〖领旨!〗
赵光义(谭孝曾):救驾的小将军少年英俊,父子们保宋代四海闻名。
赵德芳(李宏图):〖将门虎子,名不虚传!〗
赵光义(谭孝曾):这桩事德芳儿你也看得准,
赵德芳(李宏图):〖儿臣不敢!叔王英明!〗
赵光义(谭孝曾):〖哈哈……〗这才是天缘巧配人同此心。吕爱卿你是个现成媒证,
吕蒙正(朱强):辞王驾到天波府去报喜音。
赵光义(谭孝曾):〖哎!回来!回来!〗
吕蒙正(朱强):〖在!〗
赵光义(谭孝曾):〖啊!卿家!你要到哪里去呀?〗
吕蒙正(朱强):〖臣到天波杨府啊!〗
赵光义(谭孝曾):〖啊!到天波杨府做甚哪?〗
吕蒙正(朱强):〖奉了万岁的旨意,前去做媒呀!〗
赵光义(谭孝曾):〖唉!孤将柴郡主许配救驾小将,与那杨家何干哪?〗
赵德芳(李宏图):〖啊!叔王!救驾小将,是天波府的杨六郎啊!〗
吕蒙正(朱强):〖是啊!杨延昭就是救驾的小将啊!〗
赵光义(谭孝曾):〖哎呀呀!孤就晓得你们是张冠李戴了!〗
赵德芳(李宏图):〖啊!儿臣敢问叔王:救驾之臣是何臣之子?哪家之后啊?〗
赵光义(谭孝曾):〖哦!就是那开国元勋定山王傅龙之子,名叫傅丁奎。〗
赵德芳(李宏图):〖听错了?清清楚楚是天波府的杨六郎,〗
吕蒙正(朱强):〖明明白白是杨家将的杨延昭哇。〗
赵德芳(李宏图):〖啊!叔王!你错了!〗
赵光义(谭孝曾):〖奴才!大胆!〗傅丁奎他救了孤王的性命,又将你柴御妹救回御营。快到那天波府毁婚退聘,有半点好和歹将你赶出了宫门!〖出宫去吧!〗
赵德芳(李宏图):〖唉!〗赵德芳今日里真正倒运,似这样痛责我心内不平。〖唉!我御妹许配那六将军才是正理,我叔王偏偏将御妹许配那傅丁奎了。反说我张冠李戴,真真岂有此理!啊!新贵人!我御妹招赘哪一个才好哇?〗
吕蒙正(朱强):〖自然是招赘杨延昭的好。怎奈万岁做主,蒙正也无可奈何!〗
赵德芳(李宏图):〖怎么讲?〗
吕蒙正(朱强):〖无可奈何!〗
赵德芳(李宏图):〖哼!〗吕蒙正休得要摇摆不定,似这等中状元是非不明。你速到定山府悔婚退聘,有半点好和歹将你赶出朝门。〖出宫去吧!〗
吕蒙正(朱强):〖哈哈……〗千岁爷说此话把为臣笑坏,
赵德芳(李宏图):〖你笑我何来?〗
吕蒙正(朱强):可记得南清宫许多的话来?
赵德芳(李宏图):〖我说些什么哇?〗
吕蒙正(朱强):说什么如山倒万无更改,
赵德芳(李宏图):〖是我说的。〗
吕蒙正(朱强):用不着我假小心装痴做呆。
赵德芳(李宏图):〖也是我讲的。〗
吕蒙正(朱强):说什么有塌天的祸有千岁担待,
赵德芳(李宏图):〖有我担待呀!〗
吕蒙正(朱强):〖千岁呀!〗为臣我学姜尚稳坐在钓鱼台,
赵德芳(李宏图):〖怎么样?〗
吕蒙正(朱强):我要下不来。
赵德芳(李宏图):〖唉!哪有许多罗嗦?快快想个主意,叫郡主与六将军成亲才是。〗
吕蒙正(朱强):〖哎呀!有何主意呢?有了!千岁!为臣倒有一拙见在此。〗
赵德芳(李宏图):〖有何高见哪?〗
吕蒙正(朱强):〖千岁可到郡主宫中,问个明白。〗
赵德芳(李宏图):〖到郡主宫中问什么啊?〗
吕蒙正(朱强):〖千岁!附耳上来!你看如何哇?〗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
吕蒙正(朱强):〖哈哈……〗
赵德芳(李宏图):一席话把本御烦闷全解,不愧你中状元满腹文才。
吕蒙正(朱强):〖哎呀!夸奖了哇!〗
赵德芳(李宏图):〖走走走!〗
吕蒙正(朱强):〖哪里去呀?〗
赵德芳(李宏图):〖随我去到郡主宫中。〗
吕蒙正(朱强):〖郡主宫中,我是焉能去得?〗
赵德芳(李宏图):〖有我担待呀!〗
吕蒙正(朱强):〖啊?又有千岁担待?〗
赵德芳(李宏图):〖有我担待!〗
吕蒙正(朱强):〖哎呀呀!实实地不敢领教啊!〗
赵德芳(李宏图):〖你呀,走哇!〗
吕蒙正(朱强):〖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
柴郡主(王蓉蓉):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行不安坐不宁情态缠绵。在潼台被贼擒性命好险,乱军中多亏他救我回还。这桩事闷得我柔肠百转,不知道他与我是否一般?百姓们闺房乐如花美眷,帝王家深宫怨似水流年。幸喜得珍珠衫称心如愿,宋天子主婚姻此事成全。但愿得令公令婆别无异见;但愿得杨六郎心如石坚;但愿得状元媒月老引线;但愿得八主贤王从中周旋,早成美眷。扫狼烟,叫那胡儿不敢进犯,保叔王锦绣江山。愿天下有情人都成姻眷,愿邦家从此后国泰民安。
赵德芳(李宏图):适才叔王将我怨,问清御妹解疑团。
宫女(----):〖迎接八贤爷!〗
赵德芳(李宏图):〖本御到了!〗
宫女(----):〖是!启禀郡主:八贤爷驾到!〗
柴郡主(王蓉蓉):〖有请!〗
宫女(----):〖是!有请八贤爷!〗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在哪里?御妹在哪里?御妹!〗
柴郡主(王蓉蓉):〖啊!皇兄!请坐!你们退下!〗
赵德芳(李宏图):〖啊!御妹!此番潼台受惊了哇!〗
柴郡主(王蓉蓉):〖受惊事小,有劳皇兄挂心!〗
赵德芳(李宏图):〖兄妹之情,哪有不担心之理?〗
柴郡主(王蓉蓉):〖啊!皇兄!不在金殿陪王伴驾,来到深宫有何赐教?〗
赵德芳(李宏图):〖哎呀!不是御妹提起,我倒忘怀了!恭喜御妹!贺喜御妹!〗
柴郡主(王蓉蓉):〖啊!我喜从何来呢?〗
赵德芳(李宏图):〖嘿嘿!真菩萨面前,哎!你可不要烧假香啊!难道说你就忘了不成?〗
柴郡主(王蓉蓉):〖你有话请讲,无话就不要说了。〗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你我虽非同胞,情同手足。我为了御妹的终身大事,不知操了多少心,我呀!我方才还挨了骂了呢!〗
柴郡主(王蓉蓉):〖小妹我也不多谢你呀!〗
赵德芳(李宏图):〖好了!好了!我来问你:此番潼台救驾,何人之功?〗
柴郡主(王蓉蓉):〖你问这做什么?〗
赵德芳(李宏图):〖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啊!〗
柴郡主(王蓉蓉):〖你既受人之托,何必来问我啊?〗
赵德芳(李宏图):〖此事我是不得不问哪!〗
柴郡主(王蓉蓉):〖你问的是什么?〗
赵德芳(李宏图):〖潼台救驾,何人之功?〗
柴郡主(王蓉蓉):〖乃是,〗
赵德芳(李宏图):〖哪个?〗
柴郡主(王蓉蓉):〖乃是,〗
赵德芳(李宏图):〖哎哟哟!这乃是到底是哪一个哇?〗
柴郡主(王蓉蓉):〖这有什么大惊小怪呀?〗
赵德芳(李宏图):〖并非大惊小怪,到底是哪一个哇?〗
柴郡主(王蓉蓉):〖是瓦桥三关的杨、〗
赵德芳(李宏图):〖杨什么?〗
柴郡主(王蓉蓉):〖杨延昭。〗
赵德芳(李宏图):〖救御妹的又是何人?〗
柴郡主(王蓉蓉):〖我早晓得你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全不像做哥哥的样子喏!〗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有所不知,其中出了缘故,我是不得不问,哎!多亏何人哪?〗
柴郡主(王蓉蓉):〖多亏,〗
赵德芳(李宏图):〖何人?〗
柴郡主(王蓉蓉):〖哎呀!你好麻烦哪!〗
赵德芳(李宏图):〖哦!是不是那天波府的杨六郎?〗
柴郡主(王蓉蓉):〖你既知道,何必多问?〗
赵德芳(李宏图):〖救驾之臣,还有哪个?〗
柴郡主(王蓉蓉):〖并无别人!〗
赵德芳(李宏图):〖并无别人,这就不对了。〗
柴郡主(王蓉蓉):〖怎么不对了?〗
赵德芳(李宏图):〖叔王言道:救驾之臣,名叫傅丁奎。〗
柴郡主(王蓉蓉):〖傅丁奎?〗
赵德芳(李宏图):〖正是!〗
柴郡主(王蓉蓉):〖哦!他是奉叔王之命,接我回朝来的呀。〗
赵德芳(李宏图):〖唉!叔王就将御妹终身许配那傅丁奎了!气死我也!〗
柴郡主(王蓉蓉):这才是平白的张冠李戴,好姻缘变成了无妄之灾。眼前若有老王在,儿的亲娘啊!岂容你等乱胡来!〖你们姓赵的,无有一个好人!〗
赵德芳(李宏图):〖啊!怎么?连我也骂在其内了哇?〗
柴郡主(王蓉蓉):〖不要在此虚情假意,快快与我请了出去吧!〗
赵德芳(李宏图):〖唉!〗叔王责来御妹怪,此事叫我怒满胸怀。〖唉!这都是杨六郎害人不浅!进得南清宫,说什么“老王言在先,贤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须得一状元。”东拉西扯,就把我扯在其内了。这还不算,还将一位新科状元,哎!也拉在其内了哇!〗
柴郡主(王蓉蓉):〖是哪位状元?〗
赵德芳(李宏图):〖新科状元吕蒙正。〗
柴郡主(王蓉蓉):〖吕蒙正?〗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此人足智多谋,何不宣他进宫,共同商议御妹终身大事?〗
柴郡主(王蓉蓉):〖好!就依皇兄!〗
赵德芳(李宏图):〖待我宣他进宫。御妹!你这儿来!〗
柴郡主(王蓉蓉):〖为了何事啊?〗
赵德芳(李宏图):〖哎!我问问你:这姓赵的有好人没有?〗
柴郡主(王蓉蓉):〖哎呀!方才我骂的不是皇兄啊!〗
赵德芳(李宏图):〖方才骂的不是我?那么你骂谁哪?〗
柴郡主(王蓉蓉):〖是叔王!〗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你敢背地里骂皇上?哎!你好大的胆子!〗
柴郡主(王蓉蓉):〖小妹我一时性急,皇兄不要急奏。〗
赵德芳(李宏图):〖我是焉能启奏?方才为了御妹的终身大事,被叔王骂了一顿,我这心中有些不服。御妹!你这一骂呀,倒给我出了气了。〗
柴郡主(王蓉蓉):〖不要多讲了!〗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呀!〗这才是好事多磨难,御妹你垂珠帘好见状元。
柴郡主(王蓉蓉):忙将宫娥一声唤,安排座位垂珠帘,我要见一见状元。
吕蒙正(朱强):〖哎呀!我不去呀!〗
赵德芳(李宏图):〖卿家呀!〗见郡主你只管大胆言讲,用不着谨小慎微心内彷徨。
吕蒙正(朱强):〖千岁呀!〗非是臣心彷徨不肯前往,在宫门把心事奏与贤王。万岁说郡主许配了傅家子,贤爷说是杨六郎。皇家的亲事千岁爷好讲,纵然是吵吵闹闹这也无妨。为臣我怎敢出言来顶撞?我只是一呼百应就来帮腔。千岁思来想一想,这状元的媒人我实不好当。
赵德芳(李宏图):〖卿家呀!〗柴郡主她请你同把计想,有本御我在此料也无妨。
吕蒙正(朱强):〖臣吕蒙正见驾,郡主千岁!〗
柴郡主(王蓉蓉):〖平身!〗
吕蒙正(朱强):〖千千岁!〗
柴郡主(王蓉蓉):〖赐座!〗
吕蒙正(朱强):〖谢座!〗
赵德芳(李宏图):〖啊!新贵人!〗
吕蒙正(朱强):〖千岁!〗
赵德芳(李宏图):〖状元媒之事,何人做主?〗
吕蒙正(朱强):〖啊!千岁知道,怎么问起为臣来了?〗
赵德芳(李宏图):〖郡主问的是你呀!〗
柴郡主(王蓉蓉):〖啊!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臣!〗
柴郡主(王蓉蓉):〖请讲!〗
吕蒙正(朱强):〖臣启郡主:状元媒之事,乃是万岁做主。〗
柴郡主(王蓉蓉):〖招赘的郡马,是何臣之子,哪家之后?〗
吕蒙正(朱强):〖乃是定山王傅龙之子,名叫傅丁奎。〗
赵德芳(李宏图):〖你看如何?〗
柴郡主(王蓉蓉):到此时顾不得抛头露面,〖珠帘卷起,〗吕爱卿且平身还有话言。〖赐座!〗
吕蒙正(朱强):〖谢座!〗
柴郡主(王蓉蓉):〖你们退下!〗
吕蒙正(朱强):〖郡主有何金言,当面请讲!〗
柴郡主(王蓉蓉):都只为保圣驾潼台遭险,
吕蒙正(朱强):〖臣起郡主!潼台救驾之事,为臣一一尽知。〗
赵德芳(李宏图):〖是啊!他已然知道了。〗
柴郡主(王蓉蓉):乱军中被贼擒掠往北番。
吕蒙正(朱强):〖请问郡主:在两军阵前,多亏何人前来救驾?〗
赵德芳(李宏图):〖多亏何人?对他讲来。〗
柴郡主(王蓉蓉):多亏了杨延昭救我回转,
吕蒙正(朱强):〖请问郡主:这救驾之臣,还有哪一个呢?〗
赵德芳(李宏图):〖是啊!还有哪一个哇?对他讲来、〗
柴郡主(王蓉蓉):救驾的小将并无两员。
吕蒙正(朱强):〖哦!并无两员!请问郡主:你对那小将可曾讲些什么?〗
赵德芳(李宏图):〖你问这做什么?〗
吕蒙正(朱强):〖哎!这里面是大有文章啊!〗
赵德芳(李宏图):〖大有文章?嘿嘿!对他讲来。〗
柴郡主(王蓉蓉):事到此顾不得含羞满面,
赵德芳(李宏图):〖啊!御妹!你到底对他讲些什么哇?对他讲来。〗
柴郡主(王蓉蓉):赠诗句表心意两军阵前。
赵德芳(李宏图):〖你赠他何物哇?〗
柴郡主(王蓉蓉):杨六郎门当户对雀屏中选,因此上赠宝衫订下姻缘。
吕蒙正(朱强):〖千岁!你看如何?〗
赵德芳(李宏图):〖高才呀!高才!〗
太监(----):〖万岁驾到!〗
赵德芳(李宏图):〖哎呀!糟了哇!糟了!〗
柴郡主(王蓉蓉):〖为了何事啊?〗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呀!〗叔王到恐又要将我痛责一顿,吕爱卿你随我后面藏身。
吕蒙正(朱强):〖千岁呀!〗我这个状元媒名正言顺,用不着去藏躲我不怕见君。
赵德芳(李宏图):〖你呀!随我来呀!〗
吕蒙正(朱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赵光义(谭孝曾):恼恨那赵德芳胡言而论,见了我皇侄女细问分明。
柴郡主(王蓉蓉):〖参见叔王!〗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平身!赐座!〗
柴郡主(王蓉蓉):〖谢座!〗
赵光义(谭孝曾):〖哈哈……〗
柴郡主(王蓉蓉):〖啊!叔王!今日为何这等欢悦?〗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有所不知:今日早朝,孤传下口谕。命新科状元吕蒙正,状元为媒,将我儿的终身,许配了救驾小将。了却孤王一桩心事,岂不是一喜呀?哈哈……〗
柴郡主(王蓉蓉):〖啊!叔王!这员小将是何臣之子,哪家之后?〗
赵光义(谭孝曾):〖就是那开国元勋傅龙之子,名叫傅丁奎。〗
柴郡主(王蓉蓉):〖这就不对了!〗
赵光义(谭孝曾):〖啊!怎么不对呀?〗
柴郡主(王蓉蓉):〖救驾的小将也曾讲过,乃是杨老令公之子,名叫杨延昭。〗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啊!〗救驾的小将军纵有二姓,傅丁奎也应当中选雀屏。论人才可算得少年英俊,珍珠衫状元媒孤王主婚。
柴郡主(王蓉蓉):〖叔王啊!〗珍珠衫本来是老王遗赠,状元媒招郡马叔王主婚。小将军救圣驾又救儿的命,儿情愿与小将缔结鸳盟。不料想偏偏有傅杨二姓,儿一人怎能就两家婚姻?叔王爷看得清来问得准,儿也曾问得准来看得清。谁是谁非都不论,金殿上辨真假莫误儿的终身。
赵光义(谭孝曾):〖皇儿啊!〗皇儿说话无把稳,孤王怎能错许婚?明明他是傅家子,你把他当做姓杨的人。金殿之上辨真假,
柴郡主(王蓉蓉):〖谢叔王!〗
赵光义(谭孝曾):〖摆驾!〗到时叫你无话云。
柴郡主(王蓉蓉):〖送叔王!〗
赵光义(谭孝曾):〖免!哈哈……〗
柴郡主(王蓉蓉):叔王爷他为何这样自信?请出来八贤君、新科的贵人。
众宫女:〖有请八贤爷!〗
赵德芳(李宏图):〖隔墙须防人有耳,〗
吕蒙正(朱强):〖君子不听背后言。〗
赵德芳(李宏图):〖哎!这可不算我偷听啊!〗
吕蒙正(朱强):〖不算千岁偷听,算我偷听,也就是了。〗
柴郡主(王蓉蓉):〖啊!皇兄!既已听见,要拿个主意才好。〗
赵德芳(李宏图):〖我已叫那杨老令公带子上殿。金殿之上,辨明真假,辨明之后,〗
吕蒙正(朱强):〖千岁!往下讲啊!〗
赵德芳(李宏图):〖我都忘了!还是你说吧!〗
吕蒙正(朱强):〖皇家之事,为臣不敢多口!〗
赵德芳(李宏图):〖怎么着?皇家之事,你不敢多口?哪个主意不是你出的?〗
吕蒙正(朱强):〖哎呀!如此说来,越发的不敢讲了!〗
柴郡主(王蓉蓉):〖啊!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臣!〗
柴郡主(王蓉蓉):〖请讲!〗
吕蒙正(朱强):〖臣启郡主:待等金殿之上,辨明傅、杨二家之后,郡主将珍珠衫之事,当殿奏明。为臣乃是钦赐的状元媒人,哪怕亲事不成?〗
赵德芳(李宏图):〖御妹!我瞧我这做哥哥的,替你想得周到不周到?你可得好好得谢谢我。〗
柴郡主(王蓉蓉):〖小妹我是不谢,〗
赵德芳(李宏图):〖啊!〗
柴郡主(王蓉蓉):〖你呀!〗
赵德芳(李宏图):〖哈哈……〗
吕蒙正(朱强):〖哎!千岁!亲事未成,就要人家谢你呀!〗
赵德芳(李宏图):〖卿家呀!〗我与那柴御妹虽非同姓,
吕蒙正(朱强):〖哦!〗
赵德芳(李宏图):胜过那同胞人一母所生。你速到天波府把令公相请,杨六郎有珠衫亲事必成。
傅龙(陈俊杰):老夫在威名朝广,将门之中出豪强。此一番上金殿你休要鲁莽,必须要文质彬彬举止端正。我的儿赵郡马为父所望,
傅丁奎(韩巨明):小俊杰从今后四海名扬。
傅丁奎(韩巨明)、傅龙(陈俊杰)、吕蒙正(朱强)、杨继业(----)、杨延昭(韩增祥):〖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赵光义(谭孝曾):〖平身!〗
傅丁奎(韩巨明)、傅龙(陈俊杰)、吕蒙正(朱强)、杨继业(----)、杨延昭(韩增祥):〖万万岁!〗
赵光义(谭孝曾):〖啊!皇儿!潼台救儿出险的可是这员小将啊?〗
柴郡主(王蓉蓉):〖啊!叔王!阵前救儿的不是这员小将,乃是这员小将。〗
赵光义(谭孝曾):〖啊!皇儿!你看差了吧?〗
柴郡主(王蓉蓉):〖叔王!阵前救儿的是杨延昭,宫中说的也是杨延昭,金殿相认的还是杨延昭。〗
赵光义(谭孝曾):〖唉!不不……在潼台救孤出险的是傅丁奎,昨日在宫中说的也是傅丁奎,今日在金殿相认的还是这个“金瓜锤”。〗
傅龙(陈俊杰):〖啊!万岁!我儿名叫傅丁奎,“金瓜锤”乃是他的兵刃。〗
赵光义(谭孝曾):〖我晓得他叫傅丁奎,孤叫你们都闹糊涂了。哎呀!这这……孤在潼台就不曾见过杨延昭哇!〗
杨延昭(韩增祥):〖臣启万岁:在潼台万岁不慎落马昏倒,为臣本当救驾上马,见御林军赶到,为臣追赶囚车去了。因此万岁不曾见得小人。〗
赵光义(谭孝曾):〖哦!如此说来,胡儿是你杀退的了?〗
杨延昭(韩增祥):〖正是小臣。〗
傅丁奎(韩巨明):〖臣启万岁:那胡儿的人马乃是我杀退的!〗
赵光义(谭孝曾):〖哦!你是杀退的?〗
杨延昭(韩增祥):〖是我杀退的!〗
傅丁奎(韩巨明):〖是我杀退的!〗
杨延昭(韩增祥):〖是我杀退的!〗
吕蒙正(朱强):〖哎!慢来!慢来!臣启万岁:何不请傅丁奎小将将潼台救驾之事,当殿奏明?〗
赵光义(谭孝曾):〖好!傅丁奎!〗
傅丁奎(韩巨明):〖臣!〗
赵光义(谭孝曾):〖将潼台救驾之事,当殿奏来!〗
傅丁奎(韩巨明):〖容奏!闻听万岁去行围,我放心不下紧跟随。单人独骑带着锤,行至潼台就遇番贼。〗那时万岁被贼围,匹马单锤逞雄威。某二次杀进那番贼地,搭救郡主才转回归。
杨延昭(韩增祥):〖傅丁奎!我来问你:那胡儿头戴身穿?〗
傅丁奎(韩巨明):〖头戴霸王盔,身穿王八甲。〗
傅龙(陈俊杰):〖哎!霸王甲!〗
傅丁奎(韩巨明):〖哎!对!霸王甲!〗
杨延昭(韩增祥):〖他使何兵刃?〗
傅丁奎(韩巨明):〖红缨枪啊!〗
赵光义(谭孝曾):〖哎哎!小爱卿!那胡儿使的是大刀哇!〗
傅丁奎(韩巨明):〖对!对对!那时万岁昏倒,我这一锤把他的刀给打掉了,他又换了枪了。〗
赵光义(谭孝曾):〖哦!〗
杨延昭(韩增祥):〖我再问你,他的相貌如何?〗
傅丁奎(韩巨明):〖这个!〗
杨延昭(韩增祥):〖哪个?〗
傅丁奎(韩巨明):〖得了吧你!我是前来招赘的,又不是来进京赶考的,你干什么问得这么仔细?你真是的!〗
吕蒙正(朱强):〖臣启万岁:听傅丁奎小将言语支吾,请万岁明察秋毫,辨明是非,一面铸成大错!〗
赵德芳(李宏图):〖状元公所奏,甚是有理。请叔王圣裁!〗
赵光义(谭孝曾):〖好!杨延昭!你也将潼台救驾之事,当殿奏来!〗
杨延昭(韩增祥):〖容奏!那胡儿生来是青脸红发,项下钢须甚凶煞。手执大刀银光闪,身穿锁扣连环甲。〗胡儿名叫巴若里,
傅丁奎(韩巨明):〖得了吧!那胡儿分明叫若里巴!〗
赵光义(谭孝曾):〖啊!小爱卿!那胡儿是叫巴若里。〗
傅龙(陈俊杰):〖嘿嘿!我儿的婚事,去了一大半了!〗
杨延昭(韩增祥):手持大刀将主欺。万岁失慎落平地,臣使银枪杀退敌。追赶囚车贼营里,救了郡主平安回。
傅丁奎(韩巨明):〖万岁!〗万岁完全知底细,柴郡主是为臣我救回来的。
柴郡主(王蓉蓉):〖傅丁奎!你是怎样搭救于我?当殿奏来!〗
傅丁奎(韩巨明):〖臣,遵旨!这一问要把原形现,保驾的事儿要戳穿。她们女儿家爱体面,我说上几句奉承的好话来周旋。柴郡主的武艺令人羡,她一人抵挡胡儿有万千。当面刺贼的穿心剑,回头削儿的马蹄尖。郡主在阵前把威风显,我怕她一人力气不足杀不完。因此上我单人独骑把阵助,好让郡主奏凯还。郡主此时脱了险,我才保驾回营盘。〗
柴郡主(王蓉蓉):〖住口!〗傅丁奎休要发癫狂,谎言欺君罪难当。叔王听儿把前情讲,在潼台儿是寡不敌众险些一命亡。马失前蹄遭捆绑,打上车辇押往番邦。忽然救星从空降,就是这,就是这小将延昭杨六郎。赶车辇,把贼挡,搭救女儿出祸殃。女儿才得身无恙,傅丁奎此时到疆场。你有功,应嘉赏,怎能妄想招东床?叔王思来叔王想,天子圣明做主张,还要细参详。
杨继业(----):〖臣启万岁:郡主还是招赘我儿的好!〗
傅龙(陈俊杰):〖招赘我儿的好!〗
杨继业(----):〖招赘我儿的好!〗
傅龙(陈俊杰):〖招赘我儿的好!〗
杨继业(----):〖招赘我儿的好!〗
傅龙(陈俊杰):〖招赘我儿的好!〗
赵光义(谭孝曾):〖唉!〗众臣奏叫孤王难以发放,只怪孤王太荒唐。吕爱卿状元公??
吕蒙正(朱强):〖臣!〗
赵光义(谭孝曾):快把计想,你替孤王做主张。
吕蒙正(朱强):〖领旨!〗杨延昭、傅丁奎一番言讲,俱把那救驾的事儿奏与吾皇。一个是千真万确理直气壮,一个是言语支吾他神色慌张。万岁心中如灯明亮,郡主应招哪家儿郎。依臣看配延昭是人心所向,请我主依从老王的诗句配鸾凰。
赵德芳(李宏图):〖启奏叔王:郡主已将珠衫赠与救驾小将,请叔王生裁!〗
赵光义(谭孝曾):〖好!吕爱卿!〗
吕蒙正(朱强):〖臣!〗
赵光义(谭孝曾):〖替孤传旨:郡主的珍珠宝衫现在谁手,就招谁为郡马。〗
吕蒙正(朱强):〖领旨!如此说来,我这个媒人哪,就好当了哇!傅、杨两家听者,万岁有旨:郡主的珍珠宝衫现在谁手,就招谁以为郡马。我这个媒人哪!嘿嘿!是认衫不认人!〗
杨延昭(韩增祥):〖宝衫现在我身,万岁请看!〗
赵光义(谭孝曾):〖哈哈……〗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京剧网

来顶一下
返回www.cabet555.com
返回www.cabet555.com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我要发表  查看所有评论 分享道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专题更多

点击TOP10

www.cabet555.com Copyright@2003-2017 jing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剧艺术培训,资讯发布,唱段发布,找唱段等请发邮件联系jingjuok@vip.qq.com
经营许可证号:冀ICP备11002087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